Site Loading

评论:违规必罚应成为保护个人信息的底线

违规必罚应成为庇护团体信息的底线
  昔日社评
  本报特约评论员
  由公安部起草的《公安机关互联网安全监视检查划定》,4月4日起向社会征求意见。《划定》明白,互联网办事提供者和联…

  违规必罚应成为庇护团体信息的底线

  昔日社评

  本报特约评论员

  由公安部起草的《公安机关互联网安全监视检查划定》,4月4日起向社会征求意见。《划定》明白,互联网办事提供者和联网使用单位盗取
或以其他不法方式获取、不法出售或不法向别人提供团体信息,尚不形成犯法
的,应当依照网络安全法予以处分,即由公安机关没收守法所得,并处守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下列罚款,没有守法所得的,处一百万元下列罚款。

  近段光阴,从“Facebook泄密门”到所谓“中国人愿意用隐衷交换便捷”论调,再到“WiFi钥匙”疑似泄密事件,无不让公众绷紧了神经。接触互联网已成为人们融入现代生活的必要条件,而加害团体信息行动
明显
会让受害人完全“裸奔”,毫无安全可言。在此背景下,明白“盗取
团体信息即便不形成犯法
也要处分”的准绳,可望大幅降低对相应守法行动
的容忍度,避免团体信息被肆无忌惮地盗取
、贩卖、不法利用。

  如今是互联网社会,团体信息和隐衷的利用价值日益凸显。比如,团体偏好也许被互联网企业收集用于对用户“画像”,进而实施精准营销。团体职业、家庭成员、联系方式等也许被不法分子用于“量身定做式诈骗”,以至人们的银行账号、密码也有也许被保守、扩散,导致财富受到洗劫。而不法分子之所以晓得这些信息,很大程度上是这些信息被别人不法获取、保守、不法利用。特别是,相对于团体信息仅仅保存
在纸质档案上的传统社会,在互联网时代,绝大多数团体信息都以“电子版”形式储存和运动,团体信息被加害的危险更大,更需求依法加以重点庇护。

  遗憾的是,现行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对加害团体信息守法行动
的惩戒存在着一些“空档”。比如按照现有划定,不法获取、出售或提供行踪轨迹信息、通信内容、征信信息、财产信息五十条以上的,或不法获取、出售或提供住宿信息、通信记录、健康生理信息、交易信息五百条以上的,或守法所得五千元以上的,方可定罪处分。加上此类守法行动
难以取证,且良多不法者未必长年累月地连续加害团体信息,这就也许让一些加害团体信息的作恶者依法从事。

  相应地,团体信息一旦被不法获取或保守,就几乎不也许恢复到之前的隐秘状态,并且信息保守常常
会给当事人带来不可逆转的损害――哪怕仅仅是一条团体信息被保守,在互联网的放大效应下,都也许令当事人蒙受伟大的侵害,以至是不能蒙受的弥天大祸。如在山东女大学生徐玉玉蒙受电信诈骗案中,受害人徐玉玉不过是被保守了手机号码和录取信息,就被骗走了父母好不容易筹来的学费,最终徐玉玉万般伤痛郁结于心不幸身亡。又如在一些人肉搜寻事件中,知情者也许只是保守了当事人的少许团体信息,但在网络搜寻合力之下,当事人很快就被“扒得精光”,导致十分紧张的效果。

  庇护公民团体信息不被加害,必须织密织牢法律之网,不留缝隙和短板。《公安机关互联网安全监视检查划定》明白,对未形成犯法
的加害公民团体信息行动
施加罚款等处分,就是要明白一个基本准绳:加害团体信息就是骚动扰攘侵犯社会秩序、妨害社会管理,无论加害团体信息数量若干和效果怎样,均应承担法律责任。这一准绳将增强对相关守法行动
的震慑力度,改变加害团体信息守法本钱

撑持偏低的尴尬局面。执法部门应以强有力的执法提升公众安全感,让人们免于随时也许成为“裸奔者”的恐慌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njmaug.com

Close